重生之我是优化师
走走
2024/01/14
1950

又熬到了年关,这一次,我大抵是要被裁了,不过隐隐中,内心却闪过一丝窃喜。


2023年12月31日
今晚素材跑的很好,但仍需谨慎。不然,那项目经理走的时候,何以多看我两眼
同僚们都去过新年了,只我一人盯着屏幕眼睛打转,生怕一个不留神,账户就跑飞了。
盯盘之余,望向窗外,夜已深了,我便起身,远处突然闪过一阵烟花,接着四周也都亮了起来,红的黄的蓝的,甚是明艳。烟花四起、车水马龙,但四周却安静的诡异,凭我作何努力,能听到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与吞吐。
我害怕极了。
慌乱之下,我回到了座位上,定了定神,捋了捋思绪,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知不觉间竟睡沉了下去。
“本帅此次率兵入京,并非为某人调解而来,而是为了圣上复位,光复大清江山。今日傍晚,我已进宫面圣,召开了御前会议,决定明晨请皇上复位。诸位尊意如何?”
说话之人,正是醉心于复辟清室的“张大帅”。领着5000不伦不类“辫子兵”竟妄图复辟,简直痴心妄想。
话毕,只见张勋穿上蓝纱袍,黄马褂,戴上红顶花翎,带领康有为以及王士珍、江朝宗、陈光远、吴炳湘文武官员,乘车进宫,将小皇帝推上龙椅。
小皇帝假意推诿:“我年龄太小,无才无德,当不了如此大任。”
张勋立即赞颂:“皇上睿圣,天下皆知,过去圣祖皇帝(指康熙)也是冲龄践祚。”
“既如此,我便勉为其难吧!”
哼,火烧眉毛还不忘场面一番,到底是把虚伪刻在了骨子里。
一时间,那些早就盼望复辟的王公贵族、遗老遗少则弹冠相庆,做朝服、糊龙旗、买发辫,个个着长袍马褂招摇过市。
村头小丁眼中也生出疑惑,一时间竟不知是要随了小皇帝还是继续跟着闹革命。倘若两头都要掉脑袋,一家老小可如何是好,日子虽清苦,总归是还没活够哩。
看来,辫子留与不留,对上要看利益好处的,对下要看杀头保命的。大部分人是不懂革命的真谛,只为解除自己眼前的困顿,生来就是入一场“局”罢了。
幸而复辟的闹剧,随着讨逆军的夹击,没几日便草草结束了。四处丢弃的发辫,不难看出人心的慌乱。
这时耳边突然“叮”了几声,我大惊,定了定神,才发现竟是来了一些线索,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自然是没有辫子的。
“害!大清早亡了!”
欣喜之余,后台已经跑了1万8,这线索成本想来是没法交差的,总得想个甩锅的法子
思来想去,左不过是大盘的问题、协同的问题,总之绝非我的问题。罢了罢了,真的勇士,敢于直面跑飞的成本,敢于忽悠外强中干的上司。
2024年1月1日
元,谓之“始”;旦,谓之“日”;元旦即初始的日子。想来“革命”之后,满清不复存在,方开始用西历,以便统计。但那时只叫“新年”,而非元旦,想来不过是“新”才能给予人希望。    
本以为同僚们仍沉浸在新年的希望里,不会太早到公司。我便点了烟,在狭长的走廊里徘徊。走廊很空,与我这一世的优化生涯一样乏味。走廊很长,黑暗的像是没有尽头。
清晨,一缕阳光洒进来,这空荡冰冷的建筑,也逐步恢复生机。
“早,没回家过新年吗?”
一个熟悉的笑脸跟我打着招呼,但我却全然不知他的名字,只隐约记得他擅长打爆品,便姑且叫他爆品君吧。
“是哩,盯着账户,安心一些。”
我也笑脸回应着。
“谁说不是呢!不瞒你说,回家了还要听唠叨,又是对象又是结婚,再不济就是车子房子票子,没意思的很哩!不如早点来盯账户,安心是其次,主打一个不糟心!”
爆品君一边看似埋怨,一边开始了手里的活计。
同僚们陆续回来了,此起彼伏的键盘声,显得周围更安静了。
“嘿,艾奇君,开会了!”爆品君起身看着我,尽量压低了声音,并指了指上司的办公室。
例行的会议,没意思的很,无非是各种推诿、甩锅、画饼的场景。
“昨天的数据并不理想,成本高,线索少。把漏斗拉出来,结合各细分场景,以及运营的颗粒度,来做个复盘。”上司阴沉着脸,率先发话。
同组的M先生见无人回应,便第一个回答道:    
“这次的创意卖点还不够聚焦,抓手略微跑偏,以至未能全方位的触达精准用户。另外业务前后端一致性欠缺,导致用户流失加剧。接下来我们会重新梳理,首先从销售端倒逼运营,对齐能力,调动双方的能动性。其次找准创意抓手,提升用户感知,彻底贯彻‘创意即定向’的理论思想。最后,着手优质内容孵化,用付费流撬动自然流,做到推荐、搜索、货架场景全覆盖。一套组合拳下来,找准时机,瞬间引爆!”
M先生不愧是反向画饼第一人,一套说辞下来上司的眉头不觉展开了。
一旁的爆品君见此架势,不等上司开口,立马补充道:
“爆品创意素材就抄同行、扒热门、找大盘,总归主打一个能‘借鉴’的绝不原创!核心就三条,夸张、代入感强、制造焦虑,不管男权女权总之戏剧就要冲突。”
“基建上每天拉500条计划,多定向多创意分类多复制,东边不亮西边亮,广告出价按照售价的50%上下,通投拉满,我保证不出三天,咱就能把品打爆!”
“对!茴香豆的茴虽有四种写法,但咱们通投拉满,先把整个城市的均价拉高,再来一招田忌赛马,最后佛系拼耐力,对手绝对没辙!”
场面似乎变得兴奋起来,平日没什么言语的同僚也都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看着他们越来越癫的样子,我低头不语只想发笑,心里也只盘算一件事,如果被裁了,能拿多少补偿,年终奖还能否要回来。
“好!就这么办,走通全域闭环,三天打出爆品!预算200,即刻落地!”只见上司兴奋的拍手称赞,眼神里尽是欲望,和被推上龙椅的小皇帝一样。
会议就在一阵阵兴奋中顺利结束,在我以为终于熬过了这令人心惊的时刻,上司突然叫住我:
“艾奇君,你可曾为新视频素材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
他就正告我,“你还是写一点罢,毕竟用户很爱看你瞎编的脚本。”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恩,我这就去写来,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2024年1月8日
今天搭建了两条计划,一条是起量困难,另一条也是起量困难
自上次会议开毕,有些许日子没再见M先生了,就连上司也没见了。
“哎,听说了吗?M先生被开除了!”
“那个马屁精?”
“是哩,上司内斗败了,连带着M先生一起被开掉了!”
“据说M先生还跟上司睡一起了!”
“嘘!你们小声些,这种事难道光彩吗?”
同僚们小声谈论着,人大低都是自私的,局内人心惶惶,局外只要祸不及己身,也都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我只忙着做脚本、上计划。见于不见这些人,对我而言本是没所谓的,不过想来暂时也不会被裁了,便还是不见的好罢。
... ...
又过了些时日,我听同僚说在长街上见过M先生,说是做了点小生意摆起了摊子,风吹日晒是苦了些,不过看起来倒是自由了。比起我们这些脱不掉的长衫,反而有一丝羡慕的意味滋生出来,毕竟共过事,便想着去捧捧场,谁承想远远的就瞧见八个大字“落魄优化,在线炒粉”,招牌之下人头攒动,看来是用不着我去捧场了。
突然,一阵风沙吹过,我下意识的裹了裹自己的长衫,便转身离开了。  

Copyright©2015-2022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