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87年的优化师,入职5天被劝退了!
欧阳洁
2024/05/27
2078

一个平常的周五下午3点,office laddy们这个时间,应该在悠闲地喝着下午茶,而我需要深吸一口气,从办公桌旁站起来,喊下坐我对面只露出半张脸的优化师,我示意他,一起去会议室。


他没看出我复杂的心理斗争,以为只是寻常的工作安排或新入职的交流,毕竟他在这个行业呆了很多年,甚至在这个公司也呆过一段时间,在这个公司的另外一个子公司也有过简短的入职经历。是的,他是第二次进入这家公司,他脸色平静,甚至略带笑意。

我先暖下场:“这几天做下来怎么样,还适应吧?”

他:“挺好的。”言语间,自信的职场老手姿态显露无疑。

我微笑了下,还是肯定了他:“看得出你非常努力,希望能在这里稳稳地待下去。”

他点头,他确实多次表示,他会很稳定。我也是看中这一点才愿意给他机会试一试,尽管他年龄偏大,做过中层管理,且每1-2年换一家公司。当然,每家公司离职的原因又非常合理,甚至上一家公司离职原因我很有共鸣,且是行业内常态。

他是这么讲述离职原因的:“我们的咨询团队归医院直管,跟我们不是一家公司,竞价围着咨询转,咨询需要什么流量竞价就给什么流量,账户大调整了很多次,项目主管加我已经换了第五个了,后来因为他们把医院收回了,不跟我们合作了,我就离职了。”

我身体前倾,狠狠地点着头,表示我特别理解这样无力又无奈的处境,这种问题没有答案,离职符合常理。

他说他想稳下来,就算不做管理岗,只做一线竞价也可以,他说他对这家公司很了解,一切都没变,还是老的人事架构,还是老的投放渠道。是的,很多没变,但很多也变了。

他熟悉这个竞价岗跟咨询部门错综的关系,也了解公司的工作流程,适应会很快,他想要一份稳定工作的诚意打动了我,我确实也很想找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浮躁的岗位和浮躁的行业里能共事更长时间的同事、下属,准确点说是战友。

就这样,他入职资深优化师岗,按他要求,工资做了保底。

我把思绪拉回来,我问他:“9户昨天上线了是吧,花了多少钱?”

他眼神有些闪烁:“昨天晚上花了3000多,今早就停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跟组长了解了情况,他没按要求的投放模式和投放时段去做好账户设置,导致消费超支,效果并没达到预期,线索成本过高,第二天一早他就急忙停了账户,重新调整。

这也是我做出劝退决定的导火索。

我装做不知情的样子,问具体发生了什么。

他说:“半夜投放了,导致消费过多了。”他有些不好意思,但看上去还是很淡定。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我犹豫了很久才说出的话:“基于这几天对你的了解,尽管你在努力适应我们的节奏,但很遗憾,还是不够,所以……你懂我要讲什么吧?”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就像听到老师宣布他的考试成绩不及格一样。

他很快镇定下来,说:“我以前带新人,都是手把手带,先学什么,后学什么……”

言外之意是组长没有用心带他,导致他出现失误,甚至用他的原话是组长对他“有点冷漠”。

我听他一通辩解,也没发火,而是承认带教不是太系统,后面我们会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缓了缓,开始讲述他比较深刻的一次辞职经历,说他那一年他为某医院做出了辉煌业绩,但是医院准备改名了,他并不知情,医院还要跟他签下一年的军令状,年业绩目标定的比上一年更高,他打听到改名的消息,拒绝签协议,愤而离职。

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了离职还是性格原因,马上要收拾东西走人的他,还跟我这样一个大概率不会再有交集的人,聊了很多从业的往事,共同认识的同事以及年轻气盛时做出的一些不成熟的行为。

我没有打断他,认真听着,多数人的遇见只有一次,我希望这一次的尾声更从容一些。每次说再见,其实是再也不见。

他可能经历了这么多,也这样认为,所以他办理完离职手续,临走并没跟我说再见。

我回想,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负面评价,应该是从入职第一天。

周一上午,我把带他的组长互相介绍以后,我发他相关疾病资料熟悉,那是两个有几十个文件夹的压缩包,对于从来没接触过这个科室的他来说,要一点点看完并能熟悉,需要好几天。下午平淡无奇地过完了,下班后大约15分钟,前脚我在电梯间等电梯,他后脚就跟上来了,我当时有些尴尬地笑笑。

周二,为了加快他的适应节奏,毕竟这样的年龄段如果有一份被辞退的经历,真的于心不忍。我再次跟他单独聊了下,告知他按照组长安排的账户和投放思路进行调整,并再次强调,组长手上有3个项目,几十个账户,日耗几万,实在忙不过来。

言外之意,是希望他前期多加加班。我后来回想,当时他应该没听懂,他依然用那种洞察一切的眼神告诉我,他可以。

工作期间,我跟其他组员讨论流量和数据时,他会凑过来看看,这里我默默给他加了一分。

同事在问什么形式的着陆页更能提高开口率时,我顺便问问他,他说:“着陆页就那些啊~~~” 好吧,减分。

用人就是在不断加减分中去试探和观察,不要触及底线,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周三,开始熟悉账户,并配合组长准备物料,看上去有条不紊。

按正常工作要求,我会硬性安排新入职员工写每日工作日志,下班前发我,但这次我没安排,我不想让自己过于婆妈,嘴碎,去教他这样一个有着多年相关工作经验的成年人如何做事,我更希望他能主动做相关工作汇报,哪怕是最简短的都可以。

在他早班结束后的一个小时,也就是5点,他站起来跟我说再见,那会我是正常班,要5点半下班,这是他一整天跟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周四,组长破天荒问我昨天面试的小孩什么时候入职(平时除了交流业务,组长很少跟我主动提人事需求),我想坏了,他一定哪里出了问题,组长扛不住了。

组长开始跟我讲这几天发生的细节:

让他上传物料,他抱怨电脑太慢,组长提醒他,等待间隙可以对账户后台做好基础设置;投放包让他跑线索,他跑了对话,他问组长为啥新户不跑对话;投放时段让跑晚班,他自作主张延长了时段;跑出来的对话质量不佳,他说物料给得不好,行业词计划里夹杂了流量词。

我最不想看见的场景还是发生了,就像开篇那样发生了。

成人和学生的最大分别大概就在于此——成人的世界缺少正确答案。经验丰富是好事,有时候却不是。

太多真实案例告诉我,一线优化师不一定要经验丰富,但必须有足够的责任心和极强的学习力。无关经验,无关年龄,无关学历,无关性别。

Copyright©2015-2022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