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美团Q1财报:亏损背后,聚焦核心是重点
新摘的
2021/06/11
1155

5900万的新增年活跃买家,美团在一季度新用户增量上坐上了宝座。


这不仅仅是在电商平台范畴,而是在所有平台范畴。而在2020年全年,美团的新增用户为6000万,这意味着美团第一季度几乎完成了去年一年的用户增量。


新用户快速增长往往意味着消费次数和平均消费额会有所下跌。但第一季度,美团的单用户年均消费次数也大幅增长,达到30.5次。季度年活跃买家和单用户年均消费次数实现双增长,这是近几年拼多多经常带给我们的故事。


作为踏入存量时代的老牌互联网企业,美团迎来了再度爆发。


在国内消费市场复苏的大环境下,美图的外卖业务与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增长均超过100%,同时备受争议的新业务也实现了营收的翻倍。从财报披露的数据看,美团传统的营销成本仍在正常值,这也就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增量来自外卖业务之外——新业务已经成为美团增量的有力引擎。


一些新业务的布局动向也在财报中被同步披露。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美团优选”持续扩大地域覆盖范围,覆盖逾2600个市县,同时“美团买菜”接下来将在四个运营城市开设更多仓库,实现买菜服务的推广。


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本季度美团各项业务继续保持稳健增长,美团将持续以终为始地为社会各方创造长期价值,履行社会责任,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美团CEO王兴表示。


高增长和逐渐丰富的业态背后,透露出的不仅是消费市场复苏的信号,更验证着美团持久强势增长的底层逻辑。


美团的“快与慢”


用户数和消费频次双增长,这是美团对于外界质疑声的“回击”。


用户增长见顶和商户关系恶化始终是外卖电商平台被诟病的原因之一。第一季度亮眼的成绩单,让剑指美团的质疑声不攻自破。


在互联网用户的发掘到达瓶颈,老牌互联网企业接连进入存量时代时,美团以近6000万的新增年活跃用户打破了存量时代的魔咒。一季度后,美团的用户达到5.693亿。与此同时,美团的商户数也较同期增长了100万,达到710万。显然,更多的商户和用户都选择了美团。


用户量勾画了整个美团生态的架构,订单量则将其激活。单用户年均消费次数也大幅增长,达到30.5次。单个季度增加30.1亿单,这样的增量超过了除2018年以外的任何年度数据,而2018年美团的高增长是来自于上市的推动力,这次则是实打实的业务实力。


季度收入的表现同样不俗。季度收入370亿,同比增长121%,环比仅仅下跌了2.4%。就一季度这种传统意义的淡季而言,成熟体量公司的环比下滑一般在双位数左右。阿里巴巴Q1环比下跌15.2%,京东环比下滑9.4%,拼多多环比下滑16.5%,在这样的季度收入大背景下,美团该季度的收入表现非常吸睛。


财报数据的增长,依仗的是业务侧的扩张。外卖业务的增长主要来源于政策的开放和复苏,第一季度餐饮外卖收入为205.7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94.9亿元增长116.8%。但去年同期正值行业低谷期,因此今年外卖业务的增收较去年第四季度相比相对平稳。


来自到店、酒店及旅游的收入为65.8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0.95亿元增长112.7%。后疫情时代,用户出行需求的恢复持续为美团带来酒旅业务的高增速。此外,新业务是美团近两年布局的重中之重,来自新业务的收入为98.5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1.68亿元增长136.5%,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上升到26.8%。


但强增长的背后,亏损也同样浮现。


2021年第一季度,美团亏损额为48.5亿元。其实,早在2019年美团就实现了营收平衡,而后的亏损主要来自于新业务的发展。


数据显示,本季度新业务亏损高达80亿,其中大部分亏损来自美团优选。但客观来看,这种亏损并不可怕,其相当于是前期的用户铺设的“沉没成本”以及行业基础设施的投入,这些投入必不可少。


实际上,“只出不进”仅仅是在资金层面,第一季度美团财报侧面反映出来的也正是,新业务已经成为强增长的动力。美团管理层在一季报解读中表示,未来几年,美团优选业务有望触达3-4亿新增用户。这也就意味着前期的小额亏损,恰保证了美团的本地生活业务增量。


美团十年成长,王兴在过去的布局一直保持快慢协调并进,针对零售领域稳扎稳打。


第一季度的财报就是对于这项布局的正向反馈,也是美团十年布局的一种“收获”。这只是美团快步增长的一个开端。


新业务,打开「冰山一角」

 

入局本地服务业务,不是美团的一招“险棋”,而是美团发展的必经之路。


“亏损”成为了近年美团发展不可规避的话题。与其他互联网巨头相比,美团还处于亏损状态,比不上像阿里京东这些已经十分成熟,并拥有强大盈利能力的实体电商平台,即使对比同在亏损状态的拼多多,美团的毛利率也只有对方的1/3。这种亏损的窘境与美团服务性质的核心业务息息相关。


外卖作为美团的核心业务,其身份更等同于国民应用,本身更大的价值在于社会与民生。作为一个外卖平台兼服务电商,与其他互联网电商消费平台相比,美团实际上并不赚钱。


与阿里的营收做对比,美团的营收显然没那么“漂亮”。阿里2020财年营收5097.11亿,净利润1403.50亿,利润率28%;美团2020年收入1147.95亿,净利润47.08亿,利润率仅为4.1%;如果剔除理想汽车等股权投资收益及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美团2020年录得净亏损13.66亿。核心业务没有给美团带来高额的收入。


作为服务型电商,外卖只是打通了用户、骑手和商家之间的关系。用户点外卖,平台安排骑手前往商家送外卖。换言之,美团只是参与了整个外卖的流通环节,并且承担了这个环节的成本,也就是业界常说的"履约成本"。在国内,这部分是美团来承担。


但与之对比的是,同为外卖平台,海外的“履约成本”,大多不是平台来承担,这包括在了用户高昂的支付费用中。考虑到较高的人力配送成本,海外市场的佣金率大约为国内市场的2倍。以Grubhub为例,其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超过20%的配送费、12.5%的基础佣金、0-17.5%的4档推广费总和超过40%。而中国外卖平台的佣金率则基本维持15-20%,与之相比更像是“用爱发电”,并没有给平台带来过多的商业收益。


因此,对于美团而言,靠着外卖平台崛起,不代表其就是靠外卖平台盈利。在外卖业务上,美团的定义更多的是在民生层面,依托平台角色做服务和连接的“苦累活”。


反观互联网电商领域,实体电商始终是赚大钱的代表。实体电商的成本结构非常简单,只需承担交易撮合的责任,大部分不涉及商品的流通以及流通环节的成本,包括流通环节的一些不可预测意外。可见,从营收结构来讲,实体电商比服务电商更有商业发展潜力,服务电商更多是以社会责任为核心。


拓展到本地服务业态,就成了美团扩张业务必备的转型,其可以与外卖业务实现联动和共赢,也更能为美团带来营收和用户体量上的更大想象力。


涉足实体电商,这让美团的供应链更加完善,也能推进帮大家吃的更好,生活更好的思想。本地服务聚焦的是有限的实体电商,这让美团在本地域的优势得到了重视。这类电商设计的消费场景尽管额度较小,但频次高且刚学,因此用户的忠诚度更高,粘性更强,从企业架构来讲更有可能成为未来稳定的一个营收引擎。这也是各大巨头争相抢占社区团购领域的一个原因。


除此以外,从大环境来讲,互联网产品依旧是处于存量时代,能够触达的一二线城市的用户都完成了触达。本地服务业态恰恰能够完成对于三四线甚至更低线市场的触达,从各个角度来看都能够正向拉动主体业务的前进。美团第一季度高增长的主要引擎恰来自新业务发力下的「冰山一角」,足以见得本地服务业态发展的加速度。


但从另一方面来,本地服务业恰恰是最需要长期投入的一个行业。传统电商对于商户来讲,更像是一个无限货架,商品的多样性为用户带来了更多的选择性。对于本地电商来讲,这个货架的规模是有限的,且往往受到供应链的牵制,在不同的社区差异性明显,对资金投入的需求较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美团在新业务承担了亏损。


美团愿意承担高亏损,下定决心蓄力发展新业务。从长远角度来看,无论是对于美团企业本身还是社会的群众而言,这种本地服务的业态都具有长期价值。


从本地服务业态来看,美团也是那个“最适合的人”。


作为用户和商户的入口,美团在本地生活拥有最强的触点。已经构建起的以用户、骑手和商家为核心的本地生活网络,恰恰是发展优选、买菜、闪送、快驴这些业务的必备元素。此外,本地电商市场也能很好的打通美团各项业务之间的联系,提高盈利的效率。


抓住了本地业务,也意味着社区将成为新的本地生活网格单位,美团未来的业态将更多元,也更精细化,亏损之后的增长也自当“水到渠成”。


新价值


从外卖到酒店服务,再到闪购、优选、买菜,万物到家早已经浸入美团的“血液”之中。在美团的成长过程中,其逐步改变了社会的本地生活服务产业与行业,这种改变不仅仅局限于商业价值,更在社会价值。


2020年2月,“网约配送员”正式成为一项新的职业,并被列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越来越多的外卖小哥加入了城市生活的内循环中,化身连接商家和用户的“桥梁”。作为行业的头部企业,推动外卖骑手作为正统职业的权利,美团义不容辞。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加入“网约配送员”这个职业,也创造了一种新兴的“美团薪”。数据显示,美团2020年的骑手支出约为486亿,这个数字相当于江西省2019年外出打工农民工的总收入。分摊到外卖骑手个人,都是一笔不菲的经济收入。“美团薪”带来的就业加油站价值由此可见。


此外,美团还推出了“同舟计划”,以完善网约配送员这个职业晋升空间。“同舟计划”构建了骑手晋升和转岗机制,开发了配送站站长、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等岗位。第一季度的数据表示,超过80%的站长是有外卖配送员晋升而来,这意味着外卖骑手的职业发展空间得到了拓展。


同时,针对外界最关怀的外卖骑手安全保障问题,美团也带头表态。王兴公开表示,积极配合政府探索骑手职业伤害保障。当健全的保障体系建成,这不光能够惠及平台近千万骑手,更将为外卖领域的体制完善起表率作用。


如果说服务骑手是美团的“本分”,那么为商家创造机会则更多源于美团坚持社会价值的决心。


从最根基的餐饮商家开始,美团的出现无疑为餐饮行业创造了多渠道的盈利方式。无论是到店,还是外卖配送,对于餐饮商家,尤其是小型餐饮商家,意味着更多的分销机会。


在如今反垄断的大背景下,王兴公开表示反对任何形式的二选一,这一方面推动了互联网服务产业的良性发展,另一方面也为商家带来更大的价值释放。


除了餐饮行业,其余零售行业也在美团生态中受惠。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美团作为一个集成的零售服务平台,帮助许多小型企业在数字化的道路上找准方向,拉近了商家与用户的距离。


餐饮线上化只是美团的一小步,从长远来看,更多的零售业中小企业将会把美团作为数字化转型的第一站。


优选业务通过不断深入城乡消费市场,为城乡居民提供更高性价比的商品和更有保障的服务,本季度已覆盖了全国超2600多个县市。筹划中的“农鲜直采”将惠及农业市场,推动农业从生产、流通到消费的全链条数字化,让农民增收,社区增鲜。行业的下沉也意味着为三四线城市带来了更多职业可能性。


就像美团CFO陈少晖所说的那样,美团的终极使命是“以长期回报为导向,不断优化经营效率,让行业和生态从中获益,为社会创造更大价值。” 


存量时代,聚焦核心和长期有耐心,正是美团擅长做的事。


Copyright©2019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