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90后,已经遭遇职场中年危机?
鸟哥笔记编辑部
2021/06/21
1280

2021年,1990年出生的人已经全部步入30岁了。江湖上,特别是互联网大厂行业,流传着的“35岁的职场危机”,这届90后已经提前遭遇了。

前些日子是六一儿童节,不少人选择给自己庆祝儿童节,装作还是孩子的童趣或者怀念自己曾经无忧无虑的童年。映射出的,却是90后们面临着无止无尽的压力。开放三孩的生育政策、不断内卷的职场现实、逐渐变窄的上升通道,曾经压在80后身上的职场中年危机,变成了90后身上更重的担子。

我们和4位职场90后聊了聊,谈到了他们疲惫又困惑的现在,和迷茫又未知的将来。如果你也困在即将中年危机的职场泥沼里,不妨看看其他人的境遇。

1

24小时仿佛没有我自己的时间
严芮,90年,在线教育公司社群运营
在线教育公司基本上都有一句话“只要呆的时间够久”,肯定能升职,我很相信这句话,但是这句话并没有告诉我升职之后你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会完全没有改变,干着和此前完全一样的事情,还要加上向上汇报和向下管理。
我已经是社群运营经理了,但是实际上我还在做着联系家长、追求续课的工作,根本就是一个“假”的管理层,也看不到下一步晋升的可能性。
说是社群运营,其实就是半个必须24小时在线回复消息的客服+半个想尽办法提升续课率的销售。刚从大学毕业入职这份工作的时候,公司要求我们必须要回复消息到凌晨2点,现在虽然没那么严重了,但是回复消息仍然要消耗大量精力。有的家长发给他的半天才回复消息,但是只要你不是秒回就会有意见;有的家长特别爱发语音,一发一连串还不得不听;有的家长会因为一些不是我的原因向我发火……这一切,我都是承受第一冲击的人,
这个岗位在在线教育公司就是班主任、教务,和家长沟通的时候,家长都叫我“老师”,但是实际上我在工作上几乎感受不到教育的崇高,眼前只剩下回不完的短信和要求不断提升的续课率KPI。
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放松的时候了,别人的假期,就是课外辅导的高峰期,也就是我们工作的“高强期”,平时的工作日也要长时间保持高度紧张和集中,仿佛24小时中,没有1分钟是真正属于我的时间。
今年的三四月也接到不少猎头的电话,考虑离开这个行业的想法不断出现在我脑海里。在线教育本来就是竞争激烈的红海,最近又是重点被罚的对象,基本每一家的员工日子都不好过,35岁前我一定要换一个行业,身体实在是跟不上了。

2

留学生学历只换来职场PUA
思思,94年,电商活动运营
我本来觉得自己算是90后里挺幸运的一批人了,父母给了我出国留学的机会,在疫情之前完成了留学回国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给我解决了上海的户口问题,薪资也算过得去。一切都很完美,知道疫情打击之下,公司的经营直接出现了问题,日常的工作变成了看不见未来发展的被压榨,我实在受不了了就选择了离职。
换到现在这份工作之后,我曾经以为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在面试的时候一切都说得很好,连我的期望薪资也一分没还价,那个时候我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个“不还价”是需要以后用工作的代价来还的。
原先我是在公司的新项目组,钱没拿到、人员不足、上线日期暂定,但是饼画得的确大。刚开始的工作也挺顺利的,新项目组基本都是新招的人,大家相处得也不错,领导甚至答应我晚上6点半可以准时下班。
可惜好景不长,不出1个月,新项目立项失败,新项目组也被公司解散,我被划到了需要天天工作到12点以后的传统项目组,组里的每个人都是深受这个作息折磨的样子,甚至有同事透露这个项目需要自己花钱贴营收,整个环境都让人感觉不对劲。有一个工作很久的前辈,被调岗到这个项目组之后直接就去找人事办离职了。我也是呆滞了很久才缓过神来,现在估计也是待不久了……
现在的我,最担心的是,拿着这两段完全不出彩的工作,和学历完全不匹配,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找到下一份工作。 

3

工作时间越久,上升通道越窄
阿峰,92年,互联网公司设计
如果当初选择设计专业的时候,有个人告诉我以后要给互联网公司做无穷无尽的节日、节气的品牌海报,我可能会头也不回地换个专业。我已经做了7年设计了,现在也是一家公司的设计组长,但是你问我现在的工作和7年前有什么不同,我实在是说不出来……
以前在广告公司呆过,在广告圈待过的人基本都喜欢吐槽甲方,觉得甲方难搞,在互联网公司,每个来向你提需求的同事,不论部门、不论岗位、不论职级,全部都是甲方。同样的需求,换个人来提,似乎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任务,如果一个需求要通过两个领导审核,很多时候自己辛辛苦苦修改的成果,会在更高级的领导那边被直接否定掉,对于设计来说就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地工作成果被否定被推翻,实在是难受。
日常的产品需求要满足、更新功能要做新的UI、每一个节日、每一个节气,都需要做原创设计海报,问为什么做就是别家都有我们也要有。老板在朋友圈看到竞品的海报觉得不错会直接拉群甩过来让我们照抄,刚开始还会之一为什么要作图为什么要修改,几年下来直接演变成了“作图工具人”
在互联网公司里,设计永远都是辅助的角色,工资跟着工作年限慢慢慢慢慢涨,但是随之而来的后果是你对于公司越来越是负担,晋升的空间越来越窄,这样消耗下去,基本只能等着被淘汰了。
最近,我也明确感受到了领导层想要换掉我的意愿,新招的设计组长是95后的。趁着“金三银四”也找了一段时间公司,比较满意的是一家食品公司,面试的时候问起五险一金是不是正常交、加不加班这些问题,HR特别震惊地看着我,一再跟我重申“我们是正规公司”。我才明白原来还是有“正规”对待员工的公司的。所以我毫不犹豫跟这家公司提了离职。希望每一个被公司“PUA”过的人,下一份工作都能遇到神仙公司吧。

4

脱发、发胖,“拿命”工作已成日常
Rachel,90年,某企业新媒体运营经理
企业的新媒体运营,估计又是新媒体运营行业里的最底层,专心做内容的看不上我们,专门做带货的账号也看不上我们,老板觉得这个工作随便找个大学生就能做,所以薪资也是底层。
但是实际上工作上的要求一点都不少,只要有个新媒体平台火了,我们就要开通账号分发内容,不少还要求独立产出原创的内容。
公司方面会要求你做内容吸粉,但是又好像这些粉丝根本不会取关一样似的要求你给自家产品打广告。说实话,每次老板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能做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还要给你打工拿这点工资呢?
作为新媒体人,每天不是在追热点,就是在追热点的路上,活得就像瓜地里的猹。蹭上了热点就是你该做的,蹭不上热点,就是你的失职。每天随时被叫去做突发选题已经是日常了,哪怕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热点也要厚着脸皮硬蹭。
热点可没有作息时间,我的作息时间却是完全被热点影响了,有热点就要求我们有响应,我们整个小组都作息混乱,几年工作下来我直接胖了30斤,不停脱发、身体这里那里都出现问题,甚至开始惧怕体检,生怕检查出个自己承担不了的问题。
看着别人的职场分享,从新媒体运营跳到品牌总监、市场总监,但是我根本想不到这个小公司的新媒体运营能把我送到哪一步,如果下一家还是这样那不如不跳,可是就这么呆着早晚会被淘汰,仿佛能够预知自己的悲剧却无能为力。没有方向,十分迷茫。

5

多年工作经验几乎没有提升自己、当前工作仍然拘泥于执行层、上升通道受阻、跳槽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似乎是众多遇到职场中年危机的90后们的共同感受。而“35岁”就像世界末日的传言追赶着他们,其中的苦涩和心酸,经历过中年危机的前辈、正在不断内卷的后辈也能品出几分。
给营销人做了这么多年的职场干货,我们见证了几代职场人的困惑和迷惘,也给一些人指明过前进和上升的方向。鸟哥笔记衷心祝愿每一位感到挣扎的职场人,能够走出当前的困境。就像阿峰说的,“希望每一个被公司‘PUA’过的人,下一份工作都能遇到神仙公司吧。”
*文中受访对象都为化名
你的职场境遇如何?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分享你的职场故事


Copyright©2019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