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小团团”确认被捕:斗鱼主播惊魂154天直播大逃杀
眸娱
2024/05/07
1907
从2023年11月22日斗鱼CEO陈少杰涉嫌开设D场被捕,到2024年4月23日一条小团团确认被捕登上热搜。

斗鱼主播经历了惶惶不可终日的154天直播大逃杀:他们不清楚自己是否涉案其中,也不知道一条小团团的被捕是否就意味着案件划上了句点。
在斗鱼因CEO陈少杰被捕笼罩上涉赌疑云的日子里,一大批斗鱼头部主播暂停了直播,而后仅有部分主播宣布复播。
危机之下,斗鱼仍在坚持。3月26日,斗鱼发布了2023年财报,在大量缩减了成本开支后,2023年年报实现了近三年来首次扭亏为盈。
但有直播行业从业者表示,一些主播受此事影响心态陷入低迷。“停播、换平台是大主播权利,更多的腰部主播不敢停下。哪怕不看好斗鱼,打算换一家平台发展,也需要先更加地努力。”
迷茫期下,无论对于主播还是平台,此刻都迫切期望安稳时段的到来。
大批斗鱼主播停播

2024年1月27日,“一条小团团OvO”在斗鱼鱼吧发布动态宣布暂停直播。此时距离“一条小团团OvO”复播也才刚过去一年。
这也成为了她对外发布的最后一条动态,此后再无音讯。
作为斗鱼标杆性主播的“一条小团团OvO”,其在斗鱼有2600万粉丝抖音粉丝更是高达3700万,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与多部游戏有过合作。
此前,“一条小团团OvO”以“首席打气官”的身份参与了手游《剑与远征》官宣视频的拍摄,并为游戏献唱品牌态度曲《AFK就很棒》。曾为手游《和平精英》、高德地图录制语音包,截止到目前,高德地图上“一条小团团OvO”的语音包依然能正常下载,并有着超高的热度。
在4月24日,“一条小团团OvO”确认被捕的新闻引爆后,与她一同登上热搜榜的,还有已经停播161天的PPD。
眸娱就此事曾咨询斗鱼客服,客服回应表示,目前该主播直播间状态正常,是否开播是主播的个人选择。
但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在刘谋(主播PDD真实姓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14家企业中,仅有5家存续。

斗鱼CEO陈少杰因涉赌被捕的案件,犹如大风过境波及平台,主播受其影响纷纷选择暂停观望。一时间,斗鱼主播家家有急事,高挂免战牌。

在首批停播的大主播当中,还有斗鱼炉石一哥“狗贼”、英雄联盟主播“大司马”。
在这部分停播的主播中,仅有部分确认安全后复播,如Doinb。在最初陈少杰被捕后Doinb第一时间携妻子返回了韩国,并在后台开始不断删除他此前的直播录像。直到4月6日晚,Doinb时隔五个月后重返直播间,邀请了IG战队的三位选手共同开启直播首秀。在回归开播后,Doinb的直播间又再次冲到了斗鱼英雄联盟板块的第一名。
更多的头部主播选择了换平台发展。2023年8月,曾经的“斗鱼一哥”旭旭宝宝在新平台抖音首播。数据显示,该场直播总观看人次达6011万,平均在线人数为170.8万。12月头部游戏主播张大仙官宣入驻抖音,入驻当日就迅速登顶抖音百强榜和人气榜,获得超10亿点赞。不到19天的时间粉丝已经破5000w了。
但换平台对主播而言,并不意味着危机解除。刚换到抖音平台的旭旭宝宝在开播后不久就再度停播,疑似陷入相关调查,后续复播后对直播间内关于“涉赌”的提问避而不谈,只留下了一句“当年不如去虎牙了”。
有从业者向眸娱透露,大部分游戏区主播处于安全区内。原因是,游戏区在整个直播平台中属于引流区域,承担的营收压力较小。
4月斗鱼Dota区一哥YYF爆料,Dota分区每年都处于亏损状态。
“斗鱼官方人员一直和我说,Dota区每年亏损排名前三的,目前dota游戏社区是亏损专区。刀区的人不在刀区刷(钱),去别的地方刷(钱),比如颜值区。”
这也导致此次斗鱼风波中,Dota区主播基本没有遭受任何牵连。
亏损越大,风险越小在此刻成为了真理。此前斗鱼Dota区OB兄弟谈及直播合同时,表示过他们的合同没有对观众打赏有过多要求,均是要求直播时长的养老合同。
但更多主播为了争取更高流水,基本都开启了“涉嫌赌博”的抽奖功能。这也成为了更多主播忐忑的原因。
难以界定的抽奖

直播抽奖,曾被直播平台视为流量掘金术。
主播发一个大额红包抽奖,里面设有一到两万的大额现金。抽奖的条件,则是需要办卡成为主播的粉丝。但平台并未对办卡数量做出限制。
这也就意味着,你办的卡越多,中奖概率也就越大,变相成为了一种赌博形式。每次办卡费用虽然不多,但胜在粉丝量大,且不少粉丝一参与就豪掷数百张卡,聚沙成塔下流水依然惊人。
以被称为“斗鱼最大D场”的斗鱼主播“长沙乡村敢死队”直播间为例,在2021年被曝出一年吞金1.77亿元,单日流水高达1317.67万元。对于抽奖可能涉及到的风险,斗鱼平台并非不清楚。据野马财经报道,斗鱼平台对于“抽奖”曾出具“话术规范指导”,并发布给每一位主播。
对于抽奖到底算不算赌博,斗鱼平台态度也模棱两可。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因涉赌被捕,在正式定罪前,斗鱼曾为其进行辩护。
最终“彡彡九户外”3名主播因行为构成了开设D场罪,判刑6年。此前一共组织抽奖4200次,共442万余人参与,涉案金额达1.2亿元。
法律上对抽奖是否属于赌博,认为需要具体案例具体分析。
“单纯的概率性玩法不构成犯罪,判断行为人是否构成开设D场罪的标准,在于行为人是否积极构建或放任不管“公开下注-概率玩法-筹码公开兑换”的赌博闭环。”从业律师解释道。
这也导致更多主播不清楚自己是否涉案。
有从业者向眸娱透露,办卡进粉丝团,主播抽奖给予回馈基本上是每个主播都有的操作。很多主播抽奖并不是为了创造更高的流水。
在更多主播的认知里,斗鱼现在更像是一个靶子,被盯上了,导致即使正常的抽奖也需要小心翼翼。
有主播向眸娱透露,在短视频平台直播间内,同样有着抽奖换取高流水的套路。但现在更多主播都采取用录播视频放在小号上批量造就直播间。
“这样目标更小,但里面同样是要求刷礼物,然后进群给随机给红包的玩法。”
高压下,大主播不敢玩,小主播却分散在数个直播间开奖。
斗鱼游往何处

承压之下,主播流失。原因普遍是对于斗鱼长期发展的不再看好。
目前,斗鱼的付费用户仍在持续流失,2023年第四季度的MAU为5170万,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70万;第四季度平均付费用户为370万,同比减少190万。
尽管2023年斗鱼依靠对成本的控制成功扭亏为盈,但仍有两大问题没有解决。
一是斗鱼作为内容平台的吸引力。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第四季度斗鱼经营成本大幅下降,11.7亿元的成本较之上年同期降低了21.8%。斗鱼在财报中解释:成本的下降主要源自对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的控制。两项数据同比降低了30.3%。
而无论是分成费用还是内容成本,二者的降低都意味着对内容生产力的削减。
尽管斗鱼表示后续将加注自制内容的生产,但“自制内容”并非是斗鱼2024年的新概念。多年“自制内容”的投入,很难说之前没有动静,一下就能钓条大鱼。
二是相较于不确定的“内容”,斗鱼的“变现”问题更为明显。此前斗鱼为了将流量变现,两条腿分别踏入了“黄”“赌”两条河。除CEO陈少杰涉赌外,去年5月网信办就针对斗鱼平台存在的色情、低俗等严重生态问题,进驻斗鱼平台开展为期1个月的集中整改督导。
事实上,早在2023年2月26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扫黄打非”2022年盘点中,斗鱼就曾被点名。2023年4月,在国家网信办发布一季度“清朗行动”盘点中,斗鱼成为唯一两次盘点都被点名的公司,再度因传播淫秽色情等问题被约谈和处罚。
2023年10月25日,斗鱼发布公告称,由于过去连续30个工作日,斗鱼在美国存托股票(ADS)的收盘价,均低于1美元最低买入价,若到2024年4月22日前,股价始终没有回到1美元之上,就有可能面临退市的结局。
截至4月22日美股收盘,斗鱼股价为8.29美元。

Copyright©2015-2022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