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老臣,集体隐退
彦飞
2024/06/28
1914
又一位字节“老臣”宣告隐退。

6月14日,多家媒体报道称,飞书总裁张楠因个人原因,已于近日卸任,未来将逐渐转为飞书顾问。

张楠2014年加入字节,堪称元老级员工。36氪援引知情人士言论称,张楠在抖音投放系统的建立上有很大功劳,颇受张一鸣器重。

飞书总裁张楠 图源:飞书官网

2016年下半年,张楠被任命为西瓜视频总裁。根据市场调研公司QuestMobile的数据,截至2018年,西瓜视频DAU(日活跃用户)达到5000万。

2020年3月,张楠被调往飞书担任总裁,主要负责产品及海外商业化,向CEO谢欣汇报。但随后四年多,飞书整体发展不甚理想,今年4月经历一波裁员,出海也遇到阻碍。在此情况下,张楠宣告去职。

今年以来,字节已经有5位资深高管淡出长期负责的业务板块。

1月,抖音创始团队核心成员任利锋被传离职创业,方向是跨境电商。作为抖音崛起的关键人物之一,任利锋在字节内部颇具声望,曾担任抖音APP开发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20年初,任利锋接替张楠成为西瓜视频总裁,打出“中视频”旗号,试图与爱优腾的长视频,以及抖快的短视频形成差异。2021年8月,字节花费巨资收购VR设备公司PICO,不久后任利锋“空降”担任副总裁,负责内容生态等业务。

去年下半年,任利锋陆续卸任抖音旗下公司多个职务,即将离开的迹象明显。到了2023年10月,坊间就有传闻称,任利锋处于接近离职的状态;三个月后,靴子正式落地。

任利锋离职不久,抖音一号位张楠(女,与飞书总裁张楠同名)发生变动。

2月7日,字节官宣张楠不再担任抖音集团CEO,转去负责视频编辑软件剪映。张楠2014年加入字节,2016年带队打造抖音,并将其培育为第一大短视频APP。2020年3月,张楠出任抖音集团CEO,直至今年2月卸任。

一个月后,另一位字节老兵陈林也有了新职务。

陈林2012年加入字节,曾担任多款核心产品的产品经理。2018年底,陈林出任今日头条CEO;两年后又被任命为大力教育CEO。但由于个人及公司原因,陈林今年3月转岗抖音本地生活业务,担任首席顾问。

到了3月中旬,长期负责字节游戏业务的严授宣告“下课”。

严授2015年加入字节,负责战略投资业务。2019年底开始全面负责游戏板块。在严授麾下,字节游戏把盘子铺得很大,最终成效却并不理想,不得不收缩规模、裁减人员。

在3月份的人事变动中,严授被调往财务部,游戏业务由字节人力资源负责人华巍代管。两个月后,行业老兵、前完美世界高管张云帆加入字节,掌管游戏业务。

张楠等人皆为字节老臣,大多数人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核心业务供职十年以上,为业务从0到1立下汗马功劳。

但在新的环境下,字节需要新鲜血液带头冲锋。今年1月底的全员会上,梁汝波对公司治理现状提出严厉批评。随后几个月,这些批评被转化为各业务板块的架构调整和人事变动。

如今,多位字节老臣亦被触及无论是否情愿,老臣都需要让贤、归隐、另起炉灶,甚至离开公司;他们此前负责的板块,要么由创始人管理,要么分权给更年轻的管理者,或是被“空降兵”全面接手。
1
作为字节集团CEO,梁汝波习惯于通过刷新人事,驱动业务突破天花板。

2021年底,字节启动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将旗下业务梳理整合为抖音、TikTok、火山引擎、飞书、朝夕光年和大力教育等六大板块。这是梁汝波成为字节一号位之后,挥出的“第一板斧”。

在这场大调整中,张楠等字节功勋干将被委以重任,成为各业务板块的负责人,梁汝波则居中调度。彼时,梁汝波在内部信中称,此次调整的目标是保持组织灵活高效,激发创造力。

但到了2023年底,这场变革并未完全达到预期。

从规模来看,字节六大业务部门都取得一些成绩,尤其是抖音和TikTok,保持并扩大了行业领先优势。即便是遭遇不少质疑的朝夕光年,也推出了几款口碑和流水尚可的游戏,每年贡献上百亿元营收。

不过,业务体量的线性增长,并不是梁汝波上任之初大刀阔斧改革的全部目标。以组织架构和管理层的推陈出新,驱动字节跃入下一个时代,同样是这场变革的题中之义。

从过去两年多的表现来看,字节在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够。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六大业务部门各自为战,导致字节对AI大模型等前沿技术失去了敏锐度。

技术是字节的立身之本。十余年间,字节依靠横空出世的推荐算法,抓住互联网内容分发从搜索引擎转向机器推荐的潮流,打造了今日头条和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两张王牌。它让字节的流量、用户规模和商业价值成倍放大,最终跻身“新BAT”。

但在AI大模型风潮渐起后,字节没有展现出当年做今日头条和抖音的洞察力,反应速度也慢得多。

正如梁汝波所言,行业内做得比较好的大模型创业公司,均创立于2018~2021年。OpenAI更是早在2015年底即已入局,历经八年才有了今天的爆发。相比之下,字节公司层面的半年度技术回顾,直到2023年才开始考虑GPT。字节参战AI大模型,比行业领军者晚了两年以上。

这与字节集团层面过于追求“技术配合业务”的实用主义倾向有关;但六大业务部门埋头经营现状,没有人预见AI大模型的划时代意义;等到OpenAI大红大紫后又一拥而上,仓促推出自己的大模型应用,导致资源精力分散,也是字节“迟到”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梁汝波原本希望通过分权给板块一号位,提高业务运转效率;但在实践中,一些业务反而出现了人员冗余、人效低下的状况。

以飞书为例,其员工人数约为5000人,明显高于竞争对手,用户量却差了一个数量级。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截至2023年4月,飞书MAU(月活跃用户)仅为1200万,而阿里旗下的钉钉接近2亿,腾讯旗下的企业微信超1亿。

梁汝波已经注意到这些问题,并在今年初的全员会上“吐槽”公司组织效率下滑,具体表现包括反应迟钝、标准变低等。但彼时梁汝波并未开出具体药方,只是简单表示需要打破自满、提高标准,建设精干组织。

随后几个月,字节各项业务发生不少变化,比如将AI大模型业务加速整合至新部门Flow,调整抖音生活服务的组织架构,放弃出售、重启游戏业务,飞书裁员等。

但一家公司要想让整个团队的“精气神”焕然一新,显然不能只靠业务调整,更不能只把板子打在中层和基层员工身上。六大业务需要有人背负责任;曾经被梁汝波委以重任的老臣们,到了“动一动”的时候。
2

字节本轮高层人士变动,牵涉了六大业务部门中的四个。它们大都面临不小的挑战,甚至整块业务陷入停滞,管理层被调整并不令人意外。

张楠所在的飞书,尽管去年实现2亿美元的ARR(年度经常性收入),较2022年增长1倍,但依旧面临人效远低于竞争对手的“老大难”问题。

根据公开信息计算,2023年飞书平均每名员工带来28万元人民币的订阅收入,却需要花费80万元的工资成本;相比之下,钉钉达成1亿美元ARR时,每名员工可贡献45万元订阅收入。

不过,张楠此前主要负责飞书海外版Lark,重心是日本、东南亚、欧洲等市场,还提出5年内全球实现60亿元营收的计划。以此来看,飞书的“锅”不应让张楠一个人背。

PICO和字节游戏的发展也不顺利。

2022年任利锋就任PICO副总裁时,PICO 4刚刚发布,硬件性能大幅提升。但这款亏本销售的产品,出货情况并不理想,导致PICO第二年将销量目标砍半,还取消了下一代产品的发布计划。

PICO 4遭遇滑铁卢,除了VR行业仍处于发展早期、普通用户接收度不高外,高质量VR内容的匮乏也是重要因素,而培育内容生态正是任利锋的职责所在。

事实上,任利锋早在一年多前,就逐渐远离了PICO的日常管理。坊间传闻,2023年中起,任利锋基本处于休假状态,直至彻底离开。

与半路加盟PICO的任利锋相比,严授2019年之后长期担任字节游戏一号位,几乎经历了所有重大节点,并得到字节高层的鼎力支持,却依然没能交出漂亮的答卷。

在严授治下,字节三年内投资近20家游戏公司,投资总金额约300亿元。吸纳了这些公司的人才和产品后,朝夕光年一度扩充至3000人,已上线和在研游戏覆盖几乎所有游戏类型。

然而,字节大部分游戏高开低走,一旦不再大规模投流,下载量和流水均大幅下挫,能够依靠品质和口碑留住玩家的寥寥无几。此外,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也遭到梁汝波的批评。

去年底,梁汝波与严授共同做出决定,朝夕光年2000名员工被裁掉30%~40%。半年后,随着张云帆的到来,严授被调回了他更熟悉的财务领域。

教育业务方面,字节一度对这块业务怀抱很大期待,但随着2021年“双减”政策落地,大力教育的前景并不乐观,部分业务关停。面对环境变化,陈林无力回天。

唯有抖音张楠是一个特例。整体来看,她负责的业务板块表现稳定而强势,是整个字节的中流砥柱;抖音在货架电商、本地生活等领域取得新进展,还围绕游戏与腾讯达成一定程度的互联互通,昔日对手有望成为大客户之一。

不过,抖音正面临被AI大模型降维打击的风险,Sora的横空出世,揭示了互联网内容生产与分发的未来样貌。抖音乃至整个字节慢了半拍;在此情况下,张楠选择主动交棒、带队剪映,试图补上AI大模型生成内容的短板,也算是弥补战略迟缓造成的被动。
3
在张楠等人淡出后,字节并未安排其他老将填补空缺,而是让业务创始人继续带队,或分权于“新人”和“外人”。

知情人士透露,张楠卸任后,飞书没有任命新的总裁;此前向其汇报的销售、市场、商业化相关团队负责人,将直接向飞书CEO谢欣汇报。

谢欣同样是字节“老人”,2014年入职后,曾管理今日头条的人力资源部门,随后又负责产品研发,2017~2021年间担任今日头条副总裁。2021年5月,谢欣被任命为飞书CEO。

张楠在字节的履历集中在产品和商业化领域,谢欣则多了人事管理和企业效率提升的经验,在飞书的诞生和对外开放中起到关键作用。尽管飞书现状不算理想,但谢欣终归是字节内部最合适的带队人选。

PICO方面,在被字节收购后,创始人周宏伟一度“隐身”几个月,再加上字节大将任利锋的加入,外界不免浮想联翩。

但是,任利锋并没有再现抖音时期的神奇,PICO内容生态建设进展迟缓。2023年起,周宏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并在当年底主导了组织架构调整,在裁员的同时,将业务重心重新聚焦在硬件和技术上。

大力教育在陈林转向抖音生活服务后,尚未传出人事任命的消息;至于抖音和游戏,字节尝试将方向盘交给职级更低、更靠近一线的年轻人,或是打硬过硬仗的行业老兵。

抖音张楠辞任后,没有新设CEO的计划,而是将各业务板块分而治之,由抖音负责人韩尚佑、番茄小说及今日头条负责人张超、抖音电商负责人魏雯雯、抖音生活服务负责人浦燕子以及抖音广告业务负责人赵修影分别掌管。其中,韩尚佑作为抖音总裁,会协同所有与抖音相关的主营业务。

字节游戏则选择相信“外人”。接替严授的张云帆在游戏行业沉淀多年,创办过游戏网站,也曾担任完美世界游戏业务总裁。在上任后的首封内部信中,张云帆提出要“采用符合游戏行业实践的方法,改进组织管理和激励机制”,显然要把过往经验移植到字节。

字节不再点将“老人”,而是将“创始人”“新人”“外人”推向前台,折射出梁汝波用人思路的变化。

在梁汝波2021年末开启的组织变革中,“老人”获得了信任和授权;如今复盘,此举固然有合理之处,但也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字节的大公司病。

毕竟,在任何一家大公司,“老人”依靠过往功绩和人望获得权力、栽培下属,并衍生出错综复杂的山头派系,导致运转效率下滑、创新能力受限,都是困扰公司长远发展的大难题。

如今,梁汝波经历了2024年初的公开反思与批评后,开始让“老人”走下中心舞台。

彼时梁汝波曾提出,字节将在激励上继续加大区分度,尽最大的努力保留和吸引优秀人才。以此来看,除了金钱回报,字节也希望通过“腾出”更多高阶管理职位,让所有人看到清晰的上升空间。

另一方面,对于“新人”和“外人”,字节也有特殊关照。抖音的韩尚佑、蒲燕子等人需要向字节集团董事长张利东汇报;初来乍到的张云帆,则需要以字节人力资源一号位华巍为直接上级。

对于韩尚佑等人而言,汇报对象层级提升,既是来自字节核心管理层的背书,也是一种督促和压力。而梁汝波将他们放置在距离自己更近的地方,除了可以在必要时提供指导,也能够更细致地观察他们的能力和表现。

在张楠等字节老臣隐退之后,字节新一波人事调整基本就位,新的权力格局面貌初现。与2021年底相比,如今的字节更加成熟,同时也面临更多内外挑战,而梁汝波需要“创始人”“新人”和“外人”为之分忧。

参考资料:
36氪,《飞书高层调整:总裁张楠卸任,将继续担任飞书顾问》
Tech星球,《PICO副总裁任利锋离职创业,进军跨境电商,项目估值超5000万美元》
时代周报,《梁汝波内部讲话:2024年字节要“逃逸平庸的重力”》
鞭牛士,《消息称陈林转岗抖音本地生活业务首席顾问》
太平洋科技,《抖音“创始人”张楠,为何突然卸任CEO?》

Copyright©2015-2022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