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师除三害
走走
2024/04/12
2044

本期优化剧场给大家带来的是“优化师除三害”,欢迎品鉴~~

奖金无故被扣,开了眼了
“讲真的,我对你是有一些失望的。当初招你做投放是超出了你的实际能力的。我是希望你进来拼一把,快速成长起来。做投放,不是光消耗就可以的。
你要有体系化的思考能力,你的投放思维,价值点在哪里?
是否做出了壁垒,形成了竞争力?
你的投放方法,和其他人的投放方法,差异化在哪里?
你的投放能力,是否形成了一套可复用的方法论?
为什么是你来做,其他人能不能做?
后续把你的思考沉淀到日报里,我希望看到你的思考,而不仅仅是每天就消耗。另外提醒下,你投放的质量,跟其他人相比,尤其跟你们组长比,是有些欠缺的。
每天下班后要进行思考分析,查缺补漏,多跟组长请教。Q1暂时是没有你的奖金,希望你继续加油。”
···
我就知道,说了半天,部门经理就是想拖着奖金不给我
还提组长,谁不知你俩蛇鼠一窝,那组长的活都是我干的,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当然,作为新人,岗位又如此卑微,也只能忍气吞声,除了背后发牢骚,也没什么更好的方法,毕竟辞职我是绝对不会提的,毕竟又给我钱又给我活干的傻老板并不多。
优化部门苦领导久矣
“被经理骂了?”
茶水间里,同事小A凑近耳边似乎是关心我的语气。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刚来可能不习惯。时间长了就好了,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何况你这么优秀,会越来越好的。”
然后顺势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是在鼓励我,也似乎是在鼓励他自己。
说话间,另一个同事老张也走了过来,他算是公司的老人了,但苦于没那阿谀奉承的本事,因此晋升之路也早已被组长堵死了。又加上人到中年,就算月薪远远不如我们这些新来的,但碍于各方压力不能随意辞职。
“老张,你呆的最久,跟我们说说组长和经理的情况呗,以后遇到问题我们也好应对。”
“啊,这,我不方便多说呀。”

老张显然很犹豫,毕竟害怕隔墙有耳,不过最终不敌我和小A的软磨硬泡。

本想忍气吞声,奈何老张激我替天行道


据说,当年公司刚起步,老张、组长和经理是同一时间入职的。论优化实力,老张还是略胜一筹,但这人太木讷,做汇报总是词不达意。而组长和经理,虽说优化实力一般,但反向画饼能力着实一流,尤其是经理,更是写的一手好报表。
那时候的组长和经理也确实是属于努力勤奋的人,总是找老张探讨优化技巧和方法。老张也实在,把自己的经验方案也都全盘托出。作为回报,经理还会帮老张做报表,教他如何跟老板汇报工作。
原本以为三人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老张便也没什么防备,自己跑爆量的素材也都毫无保留的跟二人共享。但令老张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俩的种种示好行为,也都只是为了之后的晋升之路。
三人的合力,让公司业绩翻了一番,老板自然而然也就注意到优化师这些个角色,决定重视起这个部门,扩充一下组织架构。正是这样的背景,才有了后来的组长和经理。
而老张仍是优化师,这跟老张当时没心思做管理有很大的关系,觉得三人的关系只要稳定,公司业绩就稳定,自己的工作也就越稳定。
但事实上,老张说,后来他才明白,二人也只是少不了他、利用他而已。
自从二人得了晋升,表面上把老张捧的更高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捧杀,借机把工作都给老张,把功劳都揽给自己。
更过分的是,他们竟私吞部门的大部分奖金,一开始还会藏着掖着,后来发现尽管有少部分的人去老板面前揭发检举,仍无伤大雅,最后还落个被迫离职的结局,他们就更明目张胆了。
想来老板很需要这个部门,只要保证公司的利益不受损,其他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后来陆续进新人,他们仍旧是相同的套路。
可以说,优化部门苦领导久矣。
说到这,老张不免叹了口气,只恨自己年纪大了,也早已习惯了。
气氛到这了,我的火爆脾气一下就上了头,再一想本该属于我的奖金却无端的被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行,我得想想办法,除掉这两祸害
假意示好,让我发现了二害的秘密
虽然我脾气火爆,但做优化师这些年,棱角早已被磨平,也不知廉耻为何物了。
为了靠近二人,我面面俱到处处示好,主动揽活,从不邀功。在他们眼里,我似乎是个只会干活的忠心傻狗。    
对,我就是要他们对我产生这种错觉。
果不其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我的信任感也越来越重。
接着,他们开始交给我一些非本公司内部的工作。但无非是给同行公司看看账户投放的问题、做做素材等,当然也会分给我少部分的利益回报,但这事并不能一举扳倒他们。
我仍按部就班,他们安排什么我就做什么。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机会竟这样从天而降。
一日,因业绩日益下滑,经理被老板叫走,我知道大概率又是老板被反向画饼,没什么稀奇的。而组长因吃了落魄竞价摆摊炒的粉后,突发肠炎,情急之下,就交代我把他的活一并干了,而后匆匆赶往医院。
或许是他走的着急,电脑端的聊天软件并未退出。我抱着找找把柄的目的,翻了翻聊天记录。终于被我发现了二人的秘密。
他们竟然卖公司的客户数据给对手公司!
怪不得最近公司业绩有所下滑!
怪不得销售反馈说最近的数据有效率低!
这下总能将他们一次击溃,真乃天助我也。
于是我赶紧固定证据,并将此番“卧底”所经历的,事无巨细全部写了出来。二人是如何如何克扣奖金、如何如何苛待下属、如何如何勾结竞争对手、如何如何背叛公司的等等。
邮件一封,时间一到,全员发送。
替天行道除二害,最后一害竟是我自己?

次日,到了公司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老张也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笑非笑。
想来是昨晚的邮件起了作用,果不其然,二害耷拉着脸正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据说老板仍给他们保留了颜面,只是开除并无其他惩处。
“你过来。”
老板沉着脸,喊了我一声。
“你写的邮件我仔细看过了,出卖公司你是否参与其中?”
“我没有,我发誓。”
老板沉默了一会,而后对我说:“公司也不能留你了,自去人事办离职吧,多给你一个月工资补偿。”
我瞬间有点懵,难道我不是除害的大功臣吗?虽未期待有什么嘉奖,但落到这种田地我也是没想到的。
办完离职手续,收拾好东西,我默默的走出大门,最后看了看公司。老张远远的又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仍旧似笑非笑,看不懂实在看不懂。
“那三个祸害终于都走了!”
“再也不用憋屈受气了”
“精彩,祸害把祸害被刺了!”
突然听到楼道里有人这样议论,我才恍然,原来在他们眼里,我就是那第三害!    
罢了罢了,他们又怎会知道,这是我舍身做的局呢!
好人总被误解,这个世界不是一惯如此吗?
后来听说,老张终于熬到了经理的位置,小A也顺利成了组长,只有我回到了原点。

Copyright©2015-2022 艾奇在线(厦门)营销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6382号-2